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if.回国(1 / 7)

严夏早上有课,如果在平时,她肯定直接睡过去了,在她把闹钟按灭几分钟后,忽然想到公寓里不止她一个人,她立马从床上爬起来。 打着哈欠开始穿衣服、洗漱。 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,看到一份还冒着热气的三明治放在餐桌上,旁边还有一杯牛奶,她朝另一个房间看过去,房门紧闭,她想爸爸应该在补觉。 严夏也有些饿了,她咽了咽口水,还是拿起了三明治咬了一口,可能是饿狠了,她觉得非常好吃,只不过没吃两口,熟悉的反胃感又涌了上来,她马上放下手里的食物,冲进了厕所,抱着马桶吐得昏天暗地,连爸爸什么时候蹲在她身边都不知道。 严以冬昨晚一夜未眠,一大早出去给严夏买了早餐后回了房间睡觉,原本打算等严夏睡醒后再找严夏好好谈谈,躺在床上的他明明很累,却没有丝毫睡意,一直在想严夏的事情,他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合眼了。 他自己也知道父女俩感情生疏,就在他思考一会儿要怎么和严夏沟通的时候,听到了外面的响动。 严以冬皱着眉,帮严夏拍着背,看她吐得鼻涕眼泪一脸,每次呕吐的时候,难受得抱着肚子。 严夏这几天都吃不下东西,胃里也没什么好吐的,只能吐出一些酸水,她的孕吐反应太严重,她只觉得每一次呕吐的时候五脏六腑都有种移位的感觉,酸水还流到了她的鼻子里,更加难受了。 等严夏吐完,才发现爸爸蹲在她身后,一只手从后面搭在她放在小腹的手背上,生理上的难受,让严夏觉得很委屈,她本来就是个很娇气的人,忘了身后的人是她从前最惧怕的严厉的家长。 知道爸爸就在她身后,离得很近,她便很放心地脱力地朝后倒,靠在爸爸的胸前,后脑抵着他的肩膀,委屈巴巴地昂着头看着爸爸,眼角还带着湿痕,她吸吸鼻子,娇声道:“爸爸,我好难受。” 严以冬垂眼和她对视,她从爸爸的眼里看到了担忧,除了担心外还有一些别的情绪,她看不懂。 严以冬担心地上凉,双手扶着她的肩,说道:“好点了吗?先起来。” 严以冬把严夏带到沙发上坐下,严夏是有些不愿意的,刚刚呕吐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溅到身上,她想洗个澡,但是她现在实在没力气了,只能忍着难受从卫生间出去。 父女俩坐在沙发上,刚刚路过餐桌的时候,严以冬注意到上面被咬过的三明治。 现在比起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他更担心严夏的身体。 “这样吐了几天了?”严以冬问道。 提到这个,严夏又觉得鼻头酸酸的,她小声说道:“之前还能正常吃东西,这两天吃什么吐什么,又饿又馋,但是吃进去就吐了。” 严以冬的脸色沉了下去,严夏话外的意思,就是她已经饿了两天了。 严夏咬着嘴唇,坐在爸爸不远处的沙发上,低着头,手不自觉地绞着衣角,像个做错了事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